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退磁器 >

引路在脚下 追梦向前方

发布时间: 2021-09-10

  引路在脚下 追梦向前方(教师节特别报道)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尽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教师是办好乡村教育的要害,要在政策和待赶上给他们更多倾斜。

  特岗教师的到来,给乡村小学带来了一支足球队;支教教师的一堂课,为偏远地区的孩子翻开了一扇窗……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正而有品质的教育,乡村教师们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近年来,“特岗计划”、“三区”人才支持计划教师专项计划、中小学银龄讲学计划、高校银龄教师援助西部计划等一系列举动,为乡村教师步队注入了生力军。他们用爱心和智慧,成为万千乡村孩子成长的引路人,也见证了乡村教育的变更和发展。

  三尺讲台,一片赤忱。在第三十七个教师节降临之际,让我们走近3位教师,倾听他们的故事,向所有默默坚守在一线的老师道一声:节日快活。

  ——编 者

  吉林省汪清县罗子沟镇核心小学特岗老师祝祥庭——

  训练足球后,孩子们更豁达了

  我叫祝祥庭,是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罗子沟镇中央小学的一名体育教师。

  汪清县是我的家乡,也曾经是国度级穷困县。2013年,我从这里考到省城上大学,暗暗下定信心:有朝一日,必定要将自己的所学所闻传授给偏远农村地区的孩子。2017年,从吉林师范大学社会体育指点与治理专业毕业后,我怀着一颗灼热的心,取舍成为一名特岗教师,来到长白山深处的罗子沟镇教体育。

  体育、美育是城市教育的软弱环节。这多少年,偏僻农村地区学校的体育硬件设施得到很大改良,建起了塑胶跑道、人工草皮足球场、篮球场等,但我发明,一到体育课,孩子们更习惯于你追我赶、嬉戏打闹。如何让山里的孩子更好感悟运动之美和强身之趣?我有计划地组织任课班级体系学习不同体育名目:健身操、跑步、拔河、球类活动……不仅给孩子们讲解运动规矩,也遍及各项运动的历史,让大家在运动中有所思考。

  不过,最让我骄傲的还是由我发动成破的罗子沟镇中心小学足球队。在大学里,我主修了足球教学方向,因而,从任教开始,我就异常重视发掘有潜力的足球苗子。足球队成立后,我组织孩子们利用课余时间训练。农村孩子肯刻苦、有韧劲儿,经由系统练习后,他们的禀赋逐步浮现出来。去年,我们的球队在全县中小学生运动会中夺得乡镇组冠军,今年又在全县的足球联赛中取得第三名。

  学校也非常支持这支球队,不仅拿出经费为大家购置设备,每次外出竞赛的食宿、交通也都有保障。球队的孩子们大多来自留守家庭,比赛训练空隙,我会自掏腰包给他们买些养分品,还时不断跟他们谈心,让他们放开四肢,英勇去拼。训练足球后,孩子们更爽朗了。去年夺冠后,有个孩子悄悄对我说:“老师,以后我想踢职业足球,退役后再教更多人踢球。”这让我十分激动。教育不仅是现身说法,更要在孩子们心里埋下希望的种子。

  做特岗教师这4年,我见证了学校的一日千里:体育器材更新换代、多媒体教室已经建成、工资待遇也不错。特岗教师是一份神圣的工作,我晓得今后的路还很长,肩上的担子还很重。但无论碰到什么艰苦,我都会无怨无悔地投身其中,我想让更多农村孩子走出大山,见识更辽阔的天地。

  (本报记者李家鼎采访整顿)

  青海省玛多县民族寄宿制学校原支教老师裴得谦——

  海拔4300米,留下最贵重记忆

  我叫裴得谦,今年52岁。黄河源头,天上玛多。海拔4300多米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民族寄宿制学校,就是我支教的处所。

  2019年夏天,我暂别了工作30年的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土官口中央学校,通过边远贫苦地区、边境地区和革命老区人才支撑规划教师专项打算,来到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成为支教老师。

  回想从前两年,由于高寒缺氧,我一度胸闷头痛、失眠心悸,但最难忘的还是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日子。他们纯挚的笑容、澄澈的眼神、朴素的性情,早已积淀成我心中最名贵的记忆。

  初到玛多时,孩子们大多习惯说藏语,作为一二年级的语文老师,我一对一地教他们一般话。荷花、梅花、禾苗……许多我们司空见惯的事物,这些从小在高寒牧区长大的孩子却没见过,十分生疏。从课文到古诗,以前一节课就能讲完的内容,我经常得花两三倍的时光,有时还要借助多媒体装备,边展现边讲课。不外孩子们很聪慧,他们心血来潮高兴的霎时、瞪大眼睛吃惊的表情,还有皱着眉头思考的样子容貌,真是可恶极了。

  我还记得,今年5月22日2时4分,玛多县产生7.4级地震。当时,强烈的晃动让我从睡梦中惊醒。没有多想,我第一时间冲向孩子们的宿舍,一边大喊组织撤退,一边挨个检讨宿舍。等到最后赶到操场时,孩子们将我牢牢围住,直喊“老师,老师”。黑暗中,我将孩子们揽在怀里,眼泪不自发流了下来。那夜天很冷,但我的心早已被孩子们的信赖与依附熔化。面对胆怯,他们信任有老师的地方,就是保险的地方,有老师在,就什么都不怕。在政府的辅助下,震后第三天,我们就恢复了畸形的教学,帐篷里,书声琅琅,操场上,龙腾虎跃,这样的场景跟片子里的画面一样美。

  这两年,跟着国家支持力度的不断加大,牧区孩子的学习程度显明进步了,学校里,塑胶操场、多媒体教室、图书室、宿舍、食堂等一应俱全。各种支教政策的出台,也吸引着越来越多老师来到像玛多这样的边远地区,为孩子们宽阔视线供给更多可能。支教期间,我每年有5万多元的补贴。

  今年7月,我支教的日子正式停止了。原来想静静地走,但仍是被孩子们知道了。一个个小不点又像地震那晚一样将我围住,喊着“老师,老师”,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真生机有更多人把更多爱洒向这片土地,洒向这片土地上的孩子们。

  (本报记者贾丰神姿访整理)

  滇西利用技巧大学银龄先生周月梅——

  支教期满后,我又续签了3年

  年青的时候,我曾经在农村中小学教过书。从那当前,我就始终惦念着乡村学生。这也是我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后,抉择去西部支教的初心:趁着身材还好,施展自己的余热。

  去年,教育部启动高校银龄教师声援西部方案,遴派退休教师去西部高校支教。这对我而言就是起跑令。于是,我和同为退休教学的老伴阔别故乡,来到滇西运用技术大学,盼望可能发挥自己的专业上风和教学科研教训,助力西部教导。

  初到云南大理,高原反映成为我们工作的第一个“拦路虎”,刚来的时候,甚至整晚都睡不着觉。

  除了要战胜对环境的不适应,教学也没有我们一开端想的那么轻松。我的研讨方向是数目经济学,重要讲授运筹学、博弈论、信息经济学和高级数学类的课程,相干教案早就烂熟于心,但在支教进程中却不能完整实用。滇西应用技术大学的大多数学生来自农村,贫穷学生和少数民族学生多,学生的基本错落不齐,这就需要依据不同窗生的学习状况从新设计教学计划,也要应用课余时间为孩子们进行额定辅导。支教的工作强度,有时比我退休前还要大。支教过程中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但看到学生期盼知识的眼神,我们又会充斥干劲。

  在很多重要的课程上,滇西应用技术大学的教学气力绝对单薄,很多青年教师的知识构造也须要一直完美。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除了给学生授课,我们也对青年教师进行领导和培育,参加院系的课程建设和造就筹划制订。每学期,我们都要旁听很多青年教师的授课,撰写听课讲演,背靠背交换。这些青年教师都特殊勤恳当真,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成长与愿望。

  支教一年多来,我们深深地感触到学校的关爱,也见证了学校的提高,学习气氛越来越浓重。孩子们酷爱学习,青年教师安心认真工作,应用技术类的知识教育正在不断普及和增强,我心中感到无比满意。朝夕相处的岁月中,我们还播种了可贵的友情。这里的孩子浑厚热忱,他们的真挚沾染着我。有一次我和老伴在操场漫步,有学生拍了照特地做成明信片送给我们。

  能跟西部地域师生分享常识,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件,咱们早已把这里当作第二家乡。支教期满后,我和老伴又续签了3年协定,不舍初心,也不舍得这里的老师和孩子。学校的良多主要学科还不树立起齐备的教养系统,我们想再多尽一份本人的力气。

  (本报记者李茂颖采访收拾)

  本期谋划:杨 暄 智春丽

  版式设计:张丹峰 【编纂:房家梁】